2020年,这家医美机构准备扩店18家……

“如大冬严雪,百草萎死,而松柏挺然独秀者也”

医美正是如此

据经济观察报记者的调查,比起有财政资金支持的公立医院,因新冠疫情而被迫停诊的几个月,对于部分民营医疗机构来说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。

其中,儿科诊所是在民营医疗机构行业中受疫情影响最大的,一位投资人用“无法拯救”这样的字眼去描述他所投资的儿科连锁。

01

医美消费不降反升,成为民营机构中的“异类”

 

与此同时,医美却成为了民营医疗机构中的“异类”,在复诊后业务量迅速回升,远超去年同期。在疫情影响下,各类的民营医疗机构,正在竭尽全力去探寻一条向上的路。

如果没有疫情,专注于儿科诊疗的民营医疗机构知贝医疗,将立足华南,筹建第七家连锁儿科诊所。因为疫情一切的扩张计划都被搁置了。

丁香园副总裁杨泽方也在一场线上直播中表示,到5月份为止,民营儿科诊所业务能够恢复到去年常态的不足20%。“事实上,儿科诊所去年的势头是很好的,业务量增长30%-50%很正常,我们原本对今年是抱有很大期待的,但因为疫情一下子就扭转了。”杨泽方说。

不同于“数据非常难看,现金流非常艰难”的民营儿科诊所,卓光嵩所投资的一个医美连锁机构,5月份的数据是去年同期的两倍。“我认识的医美行业的人,在疫情期间也是很焦虑的,因为女性是医美消费的主要顾客,就像我以前理解的,受疫情影响,医美可能像奢侈品一样会降温,”卓光嵩表示,“从惯性的思维来说,我认为可能医美会是消费者可以去掉的消费,但事实上其实是反过来的。”

“医美是会上瘾的。”在医美皮肤科门诊工作的杨天(化名)告诉记者,虽然她所在的民营医美机构在疫情期间被迫停诊,直到3月中旬才复诊,但现在生意还是很好。“现在我们在全国有11家,今年可能会扩张到15-18家。”杨天说。

02

这家医美机构门庭若市,月接诊千人营收百万

 

杨天所在的医美皮肤科门诊能为消费者提供包括美白、抗衰、法令纹、敏感、红血丝、黑眼圈、细纹等所有“不动你的五官,但让你变得更漂亮”的服务项目。而在业务模式上,更加类似于在健身房办年卡会员,消费者都是提前预付了诊疗费用。

皮肤科门诊之所以在疫情过后,业务量可以迅速回升,就是因为老顾客比例大。虽然新顾客有所减少,但杨天表示,诊所本来就是在一个接近顾客满负荷的状态。据其介绍,她所在广州的医美门诊一共只有5个医生,一个月的接诊量最多也就是1200人,诊所一个月的营收却平均可以达到四百万元以上。

就客单价来说,普通顾客一年的消费额从1万到3万不等,但是一位顾客的年消费总额一般不会超过30万。

“受疫情影响新顾客可能会减少。但老顾客一直在,可能也会有部分顾客因为疫情收入受到影响,但其实她们的消费习惯已经养成,会一直有这个需求。”

这样的一家医美的建设成本主要在于购买设备,有两三个医美仪器就能开一个小诊所,一台仪器的市场价在100万至300万不等。

03

莆系医美“大投入重营销”

但杨天表示,像其所在的“小而美”的医美门诊,约占到中国整个医美市场的5%,占据医美行业绝大部分的还是“莆系医美”。

“莆田系”是福建省莆田人所辖医院集合的简称,从20世纪末开始,莆田人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开设私立医院,莆田人也是国内最早涉足医疗美容行业的一批人。

在杨天看来,近些年,莆系医美在国家对于医美行业管控越来越约严格的情况下,收费乱象有所改变,也意味莆系医美能够给整形医生甚至月薪百万的薪资,吸引了大批优秀整形科医生,从整形技术层面来说,做得并不差。

“莆系的特点应该是投入大,重营销。以莆系医美医院的建设成本来说,两三个亿很常见,但他们一个月营收七八千万、一个亿也很常见。因为赚钱,他们可以聚集最好的医生,用最好的仪器。”杨天说。

04

疫情成为行业洗牌的加速器

 

但在成都拥有多家民营医疗诊所的莆田人林亮(化名),却拒绝被定义。林亮在医美方面选择专注植发,他本来的计划是2020年在成都的各大社区边上都开设头皮养护中医馆,同时再在成都开两家植发医院,但由于疫情带来的更多不确定性,林亮暂时搁置了这些扩张计划。

因为疫情停诊所带来的客流量骤降,租金成本压力激增,让许多民营医疗机构不得不关停并转。但在卓光嵩看来,民营医疗机构所谓的“倒闭潮”,从2017年就已经开始,疫情不过是加速行业洗牌的加速器。

 

“未来的民营医疗机构,一定会更加垂直、更加创新、更加跟数字化挂钩、更具融合性,可以跟其他的平台和资源去对接。”卓光嵩说。

本文来源:经济观察报

了解更多领健医美软件客户运营管理秘籍

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与工作人员沟通

↓↓↓

上一篇:《2020年口腔医疗白皮书》:“美”的驱动,铸就口腔消费加速繁荣

下一篇:《中国女性立体颜值洞察》报告出炉,女性最想要改善的部位竟然是……